体彩顶呱刮山西游 www.whkkd.tw 早上一开机,公司群一条未读信息:“上 Hackaday,今天深圳一家公司上头条”。

 

跳入眼帘的是一条醒目标题:“违背 GPL 开源公约,Creality 被美国经销商抛弃”(原文链接:https://hackaday.com/2018/08/27/gpl-violations-cost-creality-a-us-distributor/#comments)。文章介绍,美国 3D 打印机经销商 Printed Solid 在 8 月 24 日发出公告,宣布因为 Creality 公司使用开源 Marlin 代码、却多次拒绝公布最新产品的固件源代码,自己在一再努力之后,决定停止代理所有该公司产品。它声称,双方合作过程中,自己不断告知、催促、劝告,然而对方总是逃避推诿、刚进一步便又退回原地。

 


图注:此篇成文时的 Hackaday 社区头条

 

经销商:发声、指控、清库存

“如果言而无信出现一次两次,那么可耻的是骗子;如果言而无信出现三次、四次、许多次,那么可耻的是那个被欺骗的傻子。”
Printed Solid 说,这次他们决定彻底放弃,断绝关系,所有还在仓库的 Creality 公司 3D 打印机全部亏本出售。

 

他们同时承诺,自己代替 Creality 向 Marlin 开源社区履行“回馈义务”,即为每一台自己销售的 Creality3D 打印机,向开发者社区捐赠 50 美元。这一条,其实 Marlin 开源社区并没有要求。这家分销商有意要用这种姿态,更痛快淋漓去衬托对方的“不义”。

 

他们也毫不忌讳用更戳心的质量指控,警告未来 Creality 的海外买家:“该公司产品具有大面积产品缺陷率和零部件缺失率……如果你在亚马逊等在线电商平台浏览用户留言,会发现很多用户分享他们恐怖的产品使用体验……而在我们的经销平台上,我们的技术工程师不得不对这家公司的产品做全面检测或者维修,然后才能发往买家手中……我们为这家公司投入了大量精力人力,帮助他们的质量控制上到一个新高度;但现在,我们拒绝为一个从开源社区中不断索取价值(而不愿回报)的公司再提供这样的服务。” (公告链接:www.printedsolid.com

 

读到这里,你应该已经出于好奇,试图上网搜索 Creality 公司了。这家仅有四年历史的年轻公司,在国内媒体上低调到没有声音,整个网站全部英文呈现,就是一个直截了当的英文在线商城,唯一中文只在公司 Logo 里作为图案出现——“创想三维”。

 

创客:群体声讨,个人买入

消息一出,结果两个:广大硬件爱好者纷纷在 Hackaday 和其他社群平台加入声讨,不少人还在 Reddit,Facebook,Youtube,Twitter 等社交平台上协助 Printed Solid 传播他们的公告,引来更多的议论、谴责和争吵。短短两天内,Printed Solid 亏本销售的 Creality 打印机全部卖空。

 

这就闪现了一个有趣的对照:即便经销商以正义之名倒戈,即便他们祭出了最要害的品质指控,还是有一小撮讲求实惠的创客和掮客拍马赶到,趁着便宜,买光了大家痛骂的 Creality 打印机。

 

图注:宣布和 Creality 绝交的经销商网站上,Creality 产品已全部卖空


这时的问题是,如果抢购者就是声讨者本人,这种两面性是否影响他们占有道义的高地?看起来并非如此。一位在 Hacakday 留言区评论的网友坦然写到:“大部分没什么钱的创客,只会想着如何完成自己的项目,如何买到一台能用的打印机……他们根本不会在意卖家有没有遵守 GPL 协议。比如我。说句公道话,我作为用户还挺满意他们家的性价比。但我也支持 Printed Solid 站出来,号召大家一起解决这个问题,维护开源社区的秩序。”

 

现实就是如此。即便有人一边声讨,一边进货,作为个人而言,“我”也并无违背任何契约:声讨 Creality,是为了维护开源世界的使用者契约;在 Printed Solid 上购买打折的 Creality 产品,“我”也遵守了公平交易的买卖契约。Printed Solid 应对这样的公关结果非常满意:需要的公众反响、树立的公司形象、挟众对 Ceality 造成沉重的舆论压力,一切全部圆满达成。

 

Creality:国内无人晓,国外常遭议

老牌硬件开源社区 Hackaday,有一批嫉恶如仇的铁粉。当天这条新闻下面,积累起 92 条评论。 80%的网友指责 Creality 乃至他们接触过的中国公司 “只想着占开源社区便宜”;也有一些网友站出来,认为此次群起攻之有失开源策略,因为这家公司实属“可以被帮助改造的对象”。

 

几个月前,在开源社区多方压力下,这家深圳公司从今年 4 月份开始,公布了 CR10 等热卖产品的源代码。这家公司的发言人还操着并不流利的英文,颇为认真地在 Youtube 厂商频道发表声明,努力解释自己之前拒绝公布源代码的原因。大意是,虽然他们使用了源代码,但其实主要“委托第三方软件开发公司”在做代码调试,加上后来发现中间有各种 Bug,所以本着对源代码负责的精神,自己才一直没有公布。虽然这种辩解未被认同,但既然后来确实公布了,而且主动沟通的姿态让这些捍卫者看到了“归化”的希望:对比那些彻底无视开源协议、叫醒又装睡的厂商相比,实在已经进了一大步。这次,虽然 Creality 令人遗憾又退了一步、拒绝把新产品代码开源,但这些人并不愿意这家公司就此倒台。

 

图注:Creality 针对源码开放的官方视频解释。虽然不被开源社区接受,但他们评论说,大多数中国厂商“连这样回应都没有做过“

 

这种暗暗的不舍,也和该公司在 3D 打印圈内的知名度有关。很多开源铁粉,一直寄望于它成为一家“深圳制造力挺开源代码”的企业代表。一家从事 3D 打印机测评的美国网站 (All3DP),还在今年 7 月将 Creality 的 CR10 和 Ender3 系列分别评为“2018 年度 500 美金及 200 美金以下最佳机型”。这次评选距离此次它成为众夫所指,还不到一个月。

 


和其他深圳 3D 打印厂商相比,Creality 在海外技术社群中的知名度也离不开网红大 V 的推动。他们不久前邀请了在国外享有超高人气、英文水平出众、号称拥有全球最大创客粉丝群的深圳网红创客“Naomi Wu”。这位衣着暴露的亚洲最红女创客,在他们的制造车间一路参观讲解、轻松点评流水线之余,也大大咧咧笑问陪同负责人,“我好担心哦,他们是不是能专心工作?”视频上线一个月后,通过这位“机械妖姬”的海外影响力,这个走马观花的生产线视频在一个月内获得超过 125,000 次播放的视频观看量。

 

图注:穿着标志性的上镜服装,Naomi Wu 的这段厂房巡视视频引来众多围观

 

虽然你很难分辨,究竟网友关注的是厂房,还是“丰胸术+超短裙+科技创客”的播客人设,但这位深圳土生土长、中西游刃有余的 Naomi Wu,确实大大提振了同在深圳、命系海外的 Creality 的人气。今年 4 月份,在 Creality 在公布源代码之后,Naomi Wu 被视作“沟通中西方开源认知差距”的使者,她的国外粉丝直接撰文、并上传视频,专门向她的不懈努力致谢,表扬她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”。

 


图注:3DNerd 工作室主人,在视频中热情赞扬 Naomi Wu 在 Creality 发布 CR10S 源代码中的努力

 

现在,无人知晓 Naomi 是否还会继续上次的努力。她的一位反对者在推特上声称,在他和 Creality 公司老板的饭局上,他发现这家公司“正抓紧时间,加大研发投入,准备转投自主开发的商业代码体系”,从而避免一波波开源社区的讨伐。

 

开源铁粉:永不言退的保卫战

但是,只要初创公司还需要依赖开源软件,只要他们还没有羽翼丰满到可以改弦易辙,开源世界声讨其背叛者的努力就不会终止——和普通创客相比,这些自认为开源世界的捍卫者,具有更分明的道德指向,也有更强烈的纠偏欲望。

 

当大部分人只是在开源社区群情激奋时,一位自称“Samuel Pinches”的开源铁粉显示了更强的行动力。他制作了一个名叫“3D 打印机 GPL 开源协议背叛者”的网站(https://www.3dprintergploffenders.com),专门公布违约者的黑名单,也发布开源之友的白名单。凡是“改邪归正”的企业,都可以被他从黑名单升级到白名单,反之亦然。以 Creality 为例,7 月份曾光荣上榜白名单,但现在又被他挂回到黑名单上;另一家来自中国深圳的 3D 打印机企业 AnyCubic,在他公布黑名单的 24 小时内主动公布了源代码,于是很快联系站主,把自己从黑道救回到了白道。

 

图注:AnyCubic 在 GitHub 上传源代码之后,这家 GPL 履约情况监测网站也随之更新,帮助 AnyCubic 广而告之

 

图注:钳子先生自然也不会漏过给 Creality 降级——之前,这家公司身在“开源之友“的光荣榜上。


这位尊姓为“Pinches(钳子,镊子)”的先生,就用这种方式给那些他认为的背叛者带去刺痛。目前,被他列入监测榜单的厂商中,大约 70%来自中国深圳:比如深圳的 Creality,深圳的 AnyCubic,深圳的 Zonestar,深圳 的 GEEEtech,深圳的 Alfawise,还有一家总部设在金华的 Wanhao。

 

更多的铁粉则活跃在现有的开源社区、硬件开发平台上,彼此通风报信,互为呼应,要将破坏秩序者陷于群防群治的汪洋大海。

 

图注:这就是那位先生的本尊

 

结语:开源的力量还是开放

这是一条非常有趣,也带有三分象征意味的新闻事件。

 

此前,我不知道有家深圳公司叫 Creality,不知道有如此多的中低端制造商正上演着海外求生。我也只听说过开源社区和中国制造之间多有矛盾,此次才因为一条新闻深陷其中,不经意看到好多风光:对于中国制造来说,开源精神是一朵完全不同的花朵,它本来长在一片完全不同的土壤——好看,好用,但是自己不打算去种;对于开源世界来说,中国制造制造了最多的麻烦和挑战,但这个麻烦制造者却恰恰让那些最底层的开源爱好者,有了实现梦想的低廉工具,从而有了进入开源世界的通道。

 

当然,最有意思的还是开源世界对于中国制造的复杂态度:爱恨交加,欲拒还迎,大力敲打之下,也暗暗寄望对方有所改变。每个人都在选择最合适的立场,每个人都试图找到不吃亏的路径:在坚持核心诉求的同时,也努力给对方靠近自己的理由。来往回合之中,有时候大棒林立,威吓声响;有时候各遣使者,晓之以“利”;冲突时自然要聚众讨伐,缓和时却也不吝赞美。这一切曲折和策略,无不可映照在一切的人间战场。

 

与非网原创内容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!